《雍正王朝》,是部颇为在意细节刻画的经典佳作,剧中每一句台词、每一个举止,甚至每一个眼神,都蕴含着剧情所要表达的深层次意味。环环相扣、前后连贯,稍不留神就会错过精彩之处,实在是大大区别于现在动辄可以快进一大段的偶像剧。

就拿康熙和皇子阿哥们的热河之行来说吧,陡然间发生的“太子兵变事件”,一下子整整让三个皇子被关了小黑屋。

但接下去康熙派图里琛,给送炭火的小细节,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。

太子和十三阿哥的屋里,康熙都叮嘱送进去了炭火抵御寒气,唯独大阿哥那里没有给,任由这个大儿子在里面挨冻,杀猪般喊冷、发牢骚。

俗话说“会叫的孩子有奶吃”,然而眼前这一幕情景,却是十分得反常。到底是大阿哥触动了康熙,哪根敏感的忌讳神经呢?

要说清这里头的内幕,首先要搞清楚康熙的身份。

读到这里,众位看官可能会不屑得哼哼一声了。康熙的身份,不就是大清国的皇帝嘛!还要怎么个搞清楚法。

的确,康熙是皇帝,但那只是他的政治身份,或者只是一份工作、一个职位。

在众位皇子阿哥面前,康熙还有一个普通的身份,那就是一个父亲,而且是一个年过花甲、白发丛生的老父亲。

大凡父亲,都盼望儿女们平平安安、和和睦睦,家和万事兴嘛!

大凡皇帝,也都希望朝廷的臣子鞠躬尽瘁,国家一统、江山稳固,日后千世万世都是自家的天下。

晚年康熙心中的这些念想,从他后来传位给四阿哥胤禛的临终嘱托中,可见一斑:

“朕把这千斤重担交付于你,相信你一定能够刷新吏治,匡补朕的过失。朕不放心的,是你常常过于急躁,待人有欠宽和,善待你的兄弟,善待你的臣民,不是万不得已,不要伤害他们”

可在此前,黄河水灾、国库欠款、刑部冤案,没一件不让康熙不揪心。而眼前的这帮儿子呢,也是个个打着小算盘,不让他这个老父亲省心。

先说太子。

康熙对太子的不满,从乾清宫商议赈灾,太子毫无对策;到清理国库欠款,太子暴露出实为最大的债主;再到多年来太子监管的刑部,发生自大清建国以来骇人听闻的拿钱买命冤案。

可谓是层层叠加,日渐发酵。

待到热河狩猎,又给康熙撞破了太子和郑春华的私情,直至八爷党里的老十四伪造太子调兵手令,陡然间造成兵马合围八达山庄的逼宫势头。

康熙和太子间的父子矛盾,终于汇集而成九子夺嫡的第一幕高潮,才有了接下去的第一次废太子风波。

再说八阿哥胤禩。

黄河水灾,八阿哥监管的户部,竟然亏空到拿不出银子赈灾安民;

清查刑部冤狱,一个太子已经令康熙头疼失望,可偏偏又抖落出八阿哥为了攀扯太子,连夜诱审肖国兴,骗去了一身郡王的朝服。

一个儿子连夜陷害另一个儿子,这怎么能不让老父亲康熙忧心不已。

十阿哥呢?

欠着国库20几万两银子,先是带头赖账不还,到了后头不顾皇子的体面,和欠款官员一起捣鼓着在前门大街卖家当。

田文镜看不下去,出面劝了几句,这混小子竟然又当街鞭打起了朝廷命官。

幸好还有老四和老十三,算是实心为朝廷办差、替父亲分忧的,江南筹款赈灾弄到了银子。只是接下去的追缴国库欠款,四阿哥胤禛又表现得过于急躁和没有章法,在康熙眼里还是有待磨炼。

最让康熙赌气窝火的,还是大阿哥胤禔。

疾风知劲草,“太子兵变”后的八大山庄,对身处其间的所有人来说,是最能够考验品行操守的环节。

在这场特殊的“考验”中,大阿哥胤禔是最利欲熏心的一个。

突然间闻听太子亲信凌普带着2000兵马进驻行宫,康熙的第一反应是部署瓦解太子的政变阴谋,因而一口气下令加封老大、老三、老四、老八四个儿子为亲王。

然而,继续听康熙圣旨里的内容,味道可就有些不一样了:

“…从即刻起,停用太子一切印信,着直亲王胤禔总领行宫宿卫。着诚亲王胤祉总领热河驻军行营事宜…所有从驾侍卫、亲兵、善扑营兵士及驻地兵马,一体由直亲王胤禔、诚亲王胤祉,及上书房大臣马齐合议请旨节制”

康熙的这道圣旨,虽然四个儿子都被封了亲王,但显然更多托付重任的是老大胤禔和老三胤祉。

可相比于老三胤祉“总领热河驻军行营事宜”的差事,老大胤禔的“总领行宫宿卫”,怎么看都是更加关键的重中之重。

图片 1

在老大胤禔看来,这里头的意义可就微妙了:

“太子策动兵变,皇阿玛肯定是要废除他的。这个时候皇阿玛封四个儿子当亲王,而且独独把最关键保护行宫的重任给了自己,岂不是有了扶植我老大当太子的想法!”

看到这里,小编只能说大阿哥想多了。

也许康熙的考虑,纯粹是老大胤禔有过带兵的经验,更适合在当前兵变的紧急情况下,担负护卫行宫的重任。

但大阿哥却在“会错意”的道路上越走越黑,以为是夺嫡的最佳良机已经到来,是时候痛打落水狗压倒太子,然后取而代之了。

于是接下去大阿哥的话,直接阳谋,句句都是赤裸裸的杀招:

“替皇阿玛想想,你也真难,所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,胤礽结党多年,私人门吏遍布天下,这一次就是平息了叛乱,只要胤礽还在,朝廷就永无宁日”

“斩超除根,永除后患。儿臣想,我是长子,替主分忧、为父解愁责无旁贷,这件事您看是不是交由儿臣来处置”

听得康熙是一句比一句寒心。

待到康熙让他问胤礽的话,这下大阿哥又直接在胤礽身上做文章:

“你为什么调兵谋反?这时候你看到皇阿玛好端端得坐在这儿,没有被你弑了,我们也好端端得站在这儿,没有被你杀了”

“你说没有说过,我的命运真不济,天下古今哪有三十多年的太子。你为什么丧心病狂,皇阿玛有什么地方亏负了你,你就急于抢班夺权,你卖官鬻爵、贪赃枉法,你干尽了坏事”

谋反、弑君、抢班夺权,一定帽子扣着一顶帽子,显然是要把胤礽往黑道上引,坐实他调兵逼宫的罪行。

这下可不只是康熙寒心,就连旁边的老三和老十三都看不下去了。

老十三目睹眼前亲生骨肉自相攻击的情形,直接爆出一句:

“难怪说,无情最是帝王家”

康熙则更是气愤至极:

“像你这般无情无义、飞扬浮躁、权力熏心的蠢猪,居然也想当太子,还什么社稷为重君为轻,那你干脆一刀把朕这个君弑了,你马上可以登基,岂不更方便!”

老三也补了一刀,抖落出大阿哥买通太子宫的太监,用写着胤礽生辰八字的小人诅咒太子的恶行。

这下子,犯了众怒的大阿哥,可真是万劫不复了。

大阿哥这个直亲王,还没当几个钟头就被关了冰冷小黑屋,而且康熙连个火盆都不肯给他。

在康熙看来,太子胤礽虽然言行出格、举止荒唐,但也是身处储君之位,面临外头的明枪暗箭攻击压力太大了,甚至还有可能是中了邪术诅咒。

而老十三胤祥,尽管脾气暴躁,说了不该说的话,但他那份顾念手足之情的正气,在这么多个儿子中实在是难得。

因而,康熙即便是关了他们,心中对他们也还存在几分爱子之心,特意叮嘱图里琛给他们送去了炭火。

唯独大阿哥胤禔,为了皇位心狠手辣,居然提出要杀死亲弟弟胤礽,实在是可恶又可恨。

其实,大阿哥少掉的,又何止是一盆炭火。同时少掉的,还有他问鼎太子之位的任何可能,甚至是下半辈子圈禁生活中的人生自由。